应对初入校门的迷茫和彷徨 长安大学创新新生教育工程

一些学生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了很高的分数,他们在入学后一年的学分达到了退学的水平。有些人过去在父母眼中是骄傲的,在老师口中是标兵,但进入学校后,他们沉迷于网络,无法自拔。此外,长安大学党委副书记柏华对每一位学生处理违纪和突发事件深表歉意和负责。

"我国教育的发展被打破了。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没有很好的联系。”柏华说,从中学的“临时保姆”到大学的“完全放手”,大一新生面临许多难题,解决这些问题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2003年,长安大学新生教育项目启动,并于2008年正式获批。它也被列入学校的重点建设项目。经过十几年的探索,现已形成了一个包括6大模块、60个必修项目和95个选修项目的全方位系统工程,帮助新生“走进好领域,学好工作,走好道路,成为好人才”。

从一个月到一年,六个模块构建一套完整的“系统”

参加入学仪式,参观学校历史博物馆,接受军事训练,听安全和健康讲座…这些新生教育方法几乎是每所大学新生的必修课。然而,在长安大学,通常持续一个月的新生教育延长到一年。"这个计划的实施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渐进过程."张,教育部部长说。

新生教育项目包括六个模块:入学和适应性教育,通过学分制政策研究、学校历史研究、生命安全和心理教育等,帮助新生尽快转变角色。素质和养成教育,通过军训、文明班级、宿舍建设,培养学生的纪律和集体生活习惯;学科、专业和职业认知教育,通过举办校友报告和院长沙龙,提供职业规划课程,增强职业认同,积极规划大学生活;同时,还开展学风建设、教务指导、成长发展教育、奖励补助教育。

张在看来,大学新生教育工程取得好成绩的关键“在于资源的整合和制度的形成”。这种制度不同于以前的“一对一”和“教学和灌输”机制。它打破了单一部门负责的局面,建立了学校统一领导、多部门、多部门、全体师生共同参与的“社区”机制。

“虽然不可能在一年内用四年时间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新生教育确实可以帮助学生形成对大学的认识,让他们带着独立的意识进入大学学习,这正是办大学的目的。”柏华说。

适应性教育:从精神到物质,从“扶贫”到“强能力”

我刚进学校的时候,学校工程与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黄东在一种自由放松的氛围中迷失了方向。“那时,我整天无事可做,从来没有在课堂上认真听讲过。后来,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只好用拳头打爆自己的头。”黄东说道。

幸运的是,在对所有新生进行的心理健康调查中,黄东的情况引起了心理咨询中心老师的注意。在老师的精心指导下,黄东参加了新生心理训练,抑郁症状被消灭在萌芽状态。不仅如此,通过成长和发展的教育,黄东也发现了自己在音乐和舞蹈方面的潜力,并加入了学校的文艺社团。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独生子女的适应能力较差,不少新生在入学后遇到了“新的美丽墙”长安大学每年都会为所有新生进行心理测试和讲座,让每个新生都知道心理咨询中心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目前,心理公司

在长安大学,每年有37%的学生被家庭认定为有经济困难,而12%的学生是像李永生这样特别困难的学生。学校为这些学生建立了从物质到精神、从“扶贫”到“增强能力”的完整援助模式,将传统的以担保为基础的援助升级为以发展为基础的教育援助,以确保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能够上学和学习。

学校实施的“精确补贴”机制感动了贫困学生。每年,学校都会收集和分析学生食堂的消费数据,发现有成本极低、极度贫困的学生。学校将采用“隐形补贴”的方式,直接将补贴转移到他们的餐卡上。在长安大学,每年接受奖学金的贫困家庭学生占学生总数的40%以上。

学历教育:艰苦专业,身份提升60%

2013年入学的方维珍作为转学学生,曾经拒绝过遥感专业的学生。他找到一位顾问,说道:“我对遥感不感兴趣。我想换专业。”然而,辅导员反问:“你知道什么是遥感吗?”让他哑口无言。

方维珍以一种试试看的态度,听取了专家、学者和杰出校友的报告,并参加了职业规划课程。出乎意料的是,由于他逐渐加深了理解,他对遥感产生了兴趣。一年后,方维珍获得了专业最高分的国家奖学金,并主动放弃了转学的机会。现在,他已经连续两年获得国家奖学金,并凭借“挑战杯”金奖成为学校的“十大科学创造者”。

长安大学专攻公路交通、国土资源、城乡建设等专业,开设的大多是艰苦型和基层服务型专业,像方维桢这样害怕艰苦的学生在艰苦型专业中并不少。以地质工程与测绘学院为例,新生专业调整率一般在50%左右,最高可达80%。

如何稳定这些学生的情绪,让他们了解艰苦专业?在大一入学之初,地质工程与测绘学院开设了一门由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讲授的专业导论课,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让学生了解专业的“过去生活”,看到光明与挑战并存的“未来”。通过学科、专业和职业认知教育,困难专业新生的认同度从2003年的20%左右上升到近年来的80%以上。

不仅如此,学校还在学风教育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以公路学院为例。新生的自我控制能力差和沉迷于游戏使得大学的辍学率保持在很高的水平,一度达到12。如果选择优秀的教师担任班主任,他们能否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加强学术指导和学风建设?

2009年,公路学院试行了班主任制度。与此同时,“黄牌警告”和“挂牌考试”也成为学院的两大王牌:“黄牌警告”,即针对每学期期末考试选修两门以上课程的学生开展警示讲座和“一组一组”活动。“挂牌考试”是指在每学期期末考试期间,所有班级、团干部和学生党员都将获得参加考试的亮卡。他们将用身份证表明自己的身份,提倡诚信考试,充分发挥学生干部的模范作用。经过一系列措施后,公路学院的辍学率大幅下降,近年来平均每年只有三四名学生被开除。

"对长安大学来说,新生教育项目的实施不仅有效地减轻了新生从中学生到大学生角色转变的焦虑,减少了因害怕专业困难而辍学的现象,减少了因不适应学分制考核而导致的批量停学的现象,也减少了因不适应奖惩而产生的挫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