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东方优播”CEO朱宇:此次疫情将是在线教育分水岭

2020,网络教育的模式又一次改变了。

"这个流量相当于为网络教育机构节省了近1000亿元的推广费用。主要机构改造网上小班教学的时间也将从3年缩短到1年。”东方优博首席执行官朱昱如是说。

朱昱更出名的名字是“小狼”,他在斯诺鲍社区以这个名字活跃。从小学到高中,朱昱都没有退出前三名。他还因病在家休息了8个月,在此期间,他自学了从初中到高中的6年课程,并在生病后直接进入3年级。后来,朱昱走进清华大学。

因为这种经历,朱昱更清楚应该用什么样的教学方法来达到最好的效果。新东方在线的三大业务也证实了这一点。首先,新东方在线完全收购了东方单播的股权,然后其K12业务一直在加速扩张。

2020年1月20日,新东方在线。香港)发布了最新的中文报纸,收入为5.7亿元,K12支付75.5万人次,同比增长1.59倍。相应的总收入增加了69.4%,达到1.28亿元。其中,东方卫视出色的播出表现更为出色,付费人数同比增长186.2%。同时,它还进入了23个省的128个城市。

事实上,新东方在线的股价自去年4月上市以来已经上涨了2.6倍多。甚至自《中国日报》发表以来,这一增幅已经超过了30%。在这股热潮的背后,是投资者对在线教育的持续乐观,尤其是流行病导致的“停课停学”,迫使所有学生转向在线学习。

朱昱认为流行病是催化剂。如果想预测未来在线教育的最终结果,在线大班可以存活十几个,但在线小班可以存活更多。

2019年,离线机构将大量关闭,在线机构将很难生存。网上大盘股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轨道,尤其是他们所代表的公司已经盈利并上市。与一对一和小班相比,他们获得了更多的资本赌注。相比之下,小班可以单独授课,但是大规模的扩展是困难的。

朱昱是在线小班模式的坚定支持者,20人的在线互动小班模式也被东方溢价所采用。他在今年1月30日指出,这一流行病将是一个分水岭,因为许多家长、学生和教师都选择了网上小班教学。

那么,它背后的判断基础是什么?这种流行病对在线教育有?裁春么Γ孔罱礻沤邮芰?36氪星人的独家采访。

朱昱,北京新东方幼能中学校长,东方幼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以下是独家专访(编辑):

收入在2000万到1亿元的中型机构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36氪:首先,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疫情给我们的经济带来了什么影响?从微观角度来看,它给学生和家长带来了什么影响?

朱昱:这场流行病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作为教育和培训行业的员工,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们的父母每天都在担心疫情,工作和学习生活也有巨大的负面影响。东方优博现在已经进入了全国140多个城市,所以我们早在除夕夜就宣布员工将推迟重返工作岗位。然后,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帮助整个社会抗击疫情。

36氪:回到教育领域,这种流行病对线下和线上分别有什么影响?

朱昱:总的来说,疫情带来的用户数量非常大,对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为了满足和收获这一巨大的用户体验流,网络教育企业推出了免费的大班直播和录音课。据数据显示,龙头企业同时在线的用户至少有几百万,最高可达1000万。这个数字太大了,所以我们不能用双师型教学。

其次,它影响了一些网络教育机构的辅导教师系统,因为他们在武汉设立了辅导教师中心。导师们

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过去的广告只能吸引接受咨询和培训的边缘学生,真正的核心学生并没有被动摇。因此,前两年的线下培训机构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然而,这次不同了。中国所有的线下培训机构都已经停止,并被迫从线下转为在线。

总而言之,这次在线教育带来了巨大的正面影响,并在短期内节省了大量推广成本。即使一些组织这次不在线,他们也会使用在线服务,并通过QQ或微信维护他们的学业,以确保不退款。因此,从广义的线下学习和培训的角度来看,即使是1000亿元在过去也可能没有起到如此大的作用。

36氪:看起来在短期内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在中期和长期内,你认为这种优势能持续吗?

朱昱:不一定。未来3-6个月的效果将取决于父母和学生接触的产品是否足够好。

你知道,寒假期间没有公立学校的考试,也没有通常的考试,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老师是否足够好。如果体验不好,也是对品牌的毁灭性打击。

从长远来看,这仍然是网络教育模式之间的竞争。最后,这取决于组织能否解决学生的基本需求,即提?叱杉ɑ蛘莆占寄堋V灰页ぶЦ恫瓜鞍嗟姆延媒咏拘枨螅庵滞缪胺椒ň湍苷嬲婊钕吕础?

更准确地说,疫情就像催化剂,只改变反应和进化的速度,而不改变方向。以前可能需要2-3年才能达到这种效果,但这次它立即爆发了。

36氪:在对催化剂的需求加速后,一对一、小班还是大班哪种模式最有可能出现?

朱昱:我认为网上小班教学是实现上述三个要素的最佳模式。

市场上最热门的模式是大盘股和一对一模式,因为他们已经收到了大量的市场费用,并且接触到了更多的父母。许多家长都经历过这种小班模式,并且超出了预期(预期来自于最初的互联网模式认知)。

最近,人们也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正在加快考虑小班教学的课程开发和技术安排。预计需要3年才能完成的改造,现在似乎已经将时间缩短到了1年左右。离线培训机构被迫转向在线培训。目前,约10%的人表示他们将尝试小班教学模式。然而,只要有一个在线的尝试,即使最后只有一个数字的支付,一些需求将被保留。

这就是为什么这种流行病是一个分水岭,因为在此期间父母会不断体验产品。

36氪星:竞争会不会更激烈?担心吗?哪种组织危机最大?

朱昱:根本不用担心竞争,因为小班需要大规模培训教师的能力,光是这个门槛就够高了。事实上,挑战越多,竞争对手越多,实力越强,就越有利于加速推广东方高端模式。

就资源而言,大型课程资源掌握在几个领导者手中。虽然线下组织尝试的在线小班的规模可能不是很大,但对他们来说生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在考虑转型时,他们必须确保自己的生存。如果我们想说最大的危机应该是收入在2000万到1亿元之间的中型组织,他们将在没有系统和资源的情况下遭受更多的损失。第三方采购成本也很高,教师的控制能力也很弱。还必须考虑合规成本。如果疫情持续到3月底,许多人将无法携带它。这部分学生自然会流向大型机构和微型机构。

36氪:在线大班模式不能满足上述三个要素吗?

朱昱:做一个网上的大班并不是不可能的,但是技术上有突破。突破有很大好处,但这不再是计算机技术问题,而是大脑认知和神经认知问题。目前,脑科学仍然是一门人类认知非常不足的科学。

Source: pexels

一个在线taipan的唯一门槛是capital

36氪:How do

此外,我们还向公立学校提供从技术到技能的免费培训。目前,有400多所学校接受培训,而且数量还在增加。细节包括如何使用软件,如何教学以及如何提高学习的注意力。对他们来说,在线课程最接近离线课程。毕竟,他们最担心的是公立学校的进度是否会被延迟。

36氪:如何解决大型企业的左右竞争问题?

朱昱:这是一个错误的命题。线上和线下都在尽力抢占市场,只有内部竞争才能让双方更具免疫力和竞争力。

36氪:在线教育的最终结果是什么?还有多少?什么样的企业能够生存?

朱昱:教育本身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根据消费水平,分为三个层次:穷人、中产阶级和富人。根据学生的成绩,分为三个等级:差、中、优。这就产生了27个不同的市场,不能由一家公司垄断。因此,它必须多元化发展,更加集中在网上。如果家长想追求教学效果,他们应该只减少班级人数。然而,小班是一个相对非标准的产品,这使得它很难垄断70-80%的市场。未来的最终结果是,有10多个大型班级组织,更多的小型班级,只有2-3个在头上,其余的将由长尾市场的线下个体经营者赢得。

从护城河判断,大班几乎没有门槛,也没有护城河。唯一的门槛是资本,这取决于投资者是否愿意花钱。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培养着名的教师,这将导致所有的成本上升。为了争夺学生,一个人不能长时间赚钱。类似于共享自行车,竞争对手只会增加。小班教学模式的核心是它是否有能力以标准化的规模培养教师。目前,只有新东方和美好未来有这种能力。这并不是说其他组织没有它,但它已经得到彻底核实。在资源配置上,网上小班可以比线下小班更好,教师可以配置资源,这与地理位置无关。

36氪:新东方在线最近发展很好,市值超过300亿。2017财年,它进入了8个城市,2018财年,16个城市,2019财年,39个城市,2020财年上半年,65个城市。东方优质广播的发展是慢还是快?核心战略是什么?

朱昱:发展的速度仍然很快,但我看到的是结果和结局。随着学生家长的需求越来越成熟,他们会明确选择自己适合的模式。我们只需要在三线和四线城市建立商店和渠道,并培训我们的技能。自然,消费者会选择我们。当其他互联网公司想明白他们决心进行转型时,我们完全有先发制人的优势。

36氪星:如何与当地领导人竞争?

朱昱:教学和培训产品的核心是教师,本地教师必须是居住在本地城市的人。随着大学招生规模的扩大,许多高材生不想回到二线城市。我们的打法是先招收211、985和双一等人才,然后通过新东方的训练,最后我们可以战胜高纬度和低纬度。由于竞争不足,当地发展缓慢。就像15年前的北京一样,该组织的教师基本上只讲课,不提供服务。在这个时候,我们将带来繁重的服务。此时,我们自己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相反,如果你盯着一线和二线城市,你将需要消耗大量资金。

36氪:你能分解东方溢价的财务模型吗?一个商店的投入成本是多少?主要成本是什么?回本需要多长时间?利润何时实现?

朱昱:当地单店的固定成本是60万元,可以带来500-600万元的收入。固定成本包括租金、员工和经理的工资、运营费用、固定资产的翻新和摊销。工资不包括在内,属于可变成本。如果收入规模达到2000万至5000万英镑,就需要增加员工成本,但这远远低于一线城市的成本,可能会从60万英镑增加到200万英镑。A

朱昱:我不再写作了。我的地位不同。我担心这篇文章的客观性。我也想在网上学习东西,所以我暂时不会写这些东西。

36氪星:在教育行业工作了12年并成为一名学生欺凌者后,你对行业、世界和商业有什么不同的理解?

朱昱:事实上,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专注于科学研究。然而,大学开始在新东方兼职后,职业方向改变了。当了老师后,我发现教育最根本的意义是为学生提供更多的信息参考。只有学习了更多的信息,学生才能掌握处理信息的能力,有能力处理更复杂的事情,做出自己的贡献。

这里的关键是谁将提供它以及什么样的。因此,教师仍然是最重要的,处处以身作则。我们当前的教育问题不是一个制度问题,而是应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进入这个行业。

36氪:目前最大的管理挑战是什么?你最常去哪里?

朱昱:我有三个主要角色。一个是教师培训师,他主要关注什么方法可以让学生学习和提高他们的表现,以及班级模式和教师管理如何对学生最有用。职业经理人主要通过设计战略和战术,来实现企业目标。不断扩大影响,增加收入和利润;行业观察家希望从客观、中立的角度,找出行业的发展规律和终点。

36氪:今年教育行业的投资机会是什么?

朱昱:网络教育一定是一个大趋势。教育行业中最后一个赚钱的人必须是非常仔细地研究这个行业的人。因为教育行业是非常复杂的,如果我们仅仅依靠财务报告和公共信息,我们就无法掌握基本的核心要素。在某种程度上,投资意味着比其他人有更多的信息可以判断,所以它适合那些能冷静下来做研究的人。

还有三件事要考虑:第一,运营管理和整个结构是否可靠?你能照顾好老师吗?从稳定性的角度来看,这里有一点:管理控制大于绩效控制;二是通过模型的教学效果来预测2-3年后是否真的能产生口碑。最后,有必要实地调查和评估组织的真实影响力和品牌,尤其是用户之间的影响力。

本文转载自“36氪”。作者是彭小秋和景婷。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