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草木间——径山问茶

我在书上见过这棵树的照片。因此,当我在这里看到它时,我特别高兴。它看起来比我记忆中的要好。深秋,斑驳的红树在高高的天空中展现出特殊的魅力。

走进观测点,它的叶子是橙色、橙色和黄色,有不同的色调,它的树冠是深红色。在稀疏的树叶中,有白色乌桕种子和一些成熟的果实,带壳,落在树下的地上。

当我经过时,我脚下有一个噼啪作响的声音。那时,如果陆游碰巧路过,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他一定会背诵这首诗“乌桕渐开,天高风大,雁鸣”。

告别山脚下的乌桕树,绕着蜿蜒的山路,驱车前往中山步行街。下车,你会看到一棵高高的银杏树。在秋阳的背光下,它金色迷人。树后面不远是景山古道的入口。

景山,天目山的东北峰。

蜿蜒的京山古道是依山而建,就像一条蟒蛇直直地盘旋而上。山里有茂密的树木。野花和杂草不用说,尤其是竹子。群山覆盖着翁玉高大笔直的青竹。风一吹,舞动的竹影就像一首诗说的那样,“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天气将会变冷,十万亩绿云将会下沉”。

在古道旁,有一两棵枫树,长着火红的叶子,站在绿色的竹子和粉色白色的花朵中。太神奇了!红色,我真的不知道天地间有多少温暖的风和凉爽的月亮。

我们沿着古道走着,当我们到达山亭时,我们高兴地回来了。正如几千年前那个雪夜王徽之所说,“我应该快乐地走着,快乐地回来。我为什么要穿它?”人们在植物中感受到的自然优雅已经足够了。未能见到京山寺的遗憾应该被视为京山茶的轻微涩味。

下山的路上,一个生机勃勃的茶园映入眼帘。在云和烟之间,茶树一棵接一棵地像绿色丝带一样挂在半山腰。

在茶山对面有一家名为“心灵自由”的茶馆。

小亭子建在山上。它不大也不豪华。它在山坡上,一个小院子被竹栅栏包围着。走上台阶,柴门打开了。院子里已经有三三个客人,坐在绿香蕉树下喝茶聊天。不远处,几丛黄色野菊花,靠近墙壁,适时开放。

突然,对面的茶山传来一个声音。喝茶的人迅速放下碗,大声附和。在你我之间,刚才有点荒芜的院子突然变得活跃起来。我们也被这种气氛所影响,高兴地坐下来。

桌上的茶和餐具都准备好了。看来主人早就对大人的美丽感兴趣了,所以我有机会自己沏这杯景山茶。结果,随着洗手、提壶、注水、倒茶等一系列动作的起伏,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当娇嫩的绿芽沉入杯底,淡淡的香气浓郁而升腾时,我仿佛站在一个王碧潭面前,沐浴在清凉的雪中,雪在阳光下融化,在杯中变成晶莹的茶汤。

举起你的杯子啜饮,茶汤会在你的嘴里流淌,你的嘴唇和牙齿会充满新鲜、醇厚和清新的味道。起初,舌头有点涩,然后从喉咙上升到甜味。

此时此刻,我的感官和精神对京山茶的“真色、真香、真味”深感满意。然而,我不知道如何与人交谈,也不知道如何谈论这个领域…

人在树与树之间。这是茶的形状和禅的形象。这也是京山茶的真正风味,几千年来一直保持不变,在中国人心中从未改变。

作者:青川|弘毅茶道美学作家?图片来源:未经允许,我不想拍照。盗窃是被禁止的。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