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东阳”主题征文之七】抹不去的乡愁

作者:金的四个兄弟姐妹,作者:金玲

广播:小婉

我们都是东阳人,在其他地方工作。东阳一直是我们自豪的家乡!

父亲是退休的江山市财政局前局长,母亲是退休的江山工商银行前人事主管。

我父亲的家乡是东阳横店杨店村,我母亲的家乡是东阳柳树口张村吴彤村。他们20岁前就出去参加革命和斗争了。现在他们都90岁了。这些年很长,自从我搬到另一个国家已经有70年了。我有多少个晚上梦想回到我的家乡,多少次想念我的家乡,多少次想家。遥远的乡愁缠绕在我心中。我父亲的家乡有一个很深的阴谋。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每年都带我的兄弟姐妹去我的家乡。他的家乡是世界闻名的东阳横店!祖国改革开放后,发展迅速,横店发生变化,随着祖国的发展,可以说是天翻地覆。对我们来说,每次回到家乡,我们都会仔细地发现新的发现和快乐。我们为家乡不断变化的形势感到非常自豪!

横店,拍摄于1975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已经成为世界着名的横店影视城。《清明上河图》站在宅地上,从卜儿家的窗户望去,那是秦王宫的城墙。我家乡的表兄弟姐妹有许多孩子和孙子孙女。他们有汽车和房子。其他人住在别墅里,有自己的产业。横店的发展变化是改革开放的缩影,也是东阳人敢于思考、敢于做、敢于向世界展示的光辉代表作品!爸爸最近几年身体不好,这使得他很难回到家乡,但是他的乡愁仍然很强烈,以至于他的乡愁无法消除。

母亲的家乡是六十口吴彤村,现在也是一个省级文化风景区,漯河山风景区号。整个村庄被美丽的风景包围着。山上的大型金铜像象征着风水宝地的繁荣。我母亲有四个兄弟姐妹,其中两个是退休干部。我记得几年前,当我们陪母亲回到家乡时,家里的前门还在,破碎的墙壁和喇叭形屋顶还依稀显示着家庭的繁荣。他们兄弟姐妹在祖屋前的合影有点开心和伤感。我仍然记得那时候,我母亲被国民党土匪追赶。为了避开已经到达前门的强盗,她带着大哥从后门匆匆离开了家,背着包,爬山。为了缩小目标,几个人分开,连夜从东阳走到义乌,然后到金华。从那以后,我母亲在我19岁时跟随我大哥走上了革命之路。尽管从那以后我的父母一直在其他地方工作,但我仍然想念我的家乡。

秉承东阳人努力学习的传统,我们孩子总是努力工作。1960年后,我们的两个兄弟姐妹抓住历史机遇恢复高考,并被浙江林业大学(现浙江农林大学)和浙江财经大学(现浙江财经大学)录取。四个孙子被浙江大学、浙江农林大学、南京大学和伦敦大学录取。学历最高的那个已经从博士毕业了。我们家现在是四代同堂,幸福和谐。去年,我们特意在父母家的客厅里挂了一块饰有五个字“家和一切都会发生”的牌匾,这也是我们家的真实写照。

▲摄于2018年

肖骁离家,大哥回家。当地口音没有改变,他太阳穴上的头发也减少了。虽然我的家乡发生了变化,但我的家乡的风景、人民和点点滴滴仍然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深处.从我父母强烈的乡愁中,充满了无法抹去的乡愁,这种乡愁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我们的血液。不管我们的儿孙们走多远,走多长时间,他们都会陪伴我一生。

横店杨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