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关键词之“双资质”】逾半数“双资质”新能源车企被曝减员限产 “壳资源”不再炙手可热

金融协会(北京,记者徐昊)表示,2019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连续六个月下滑”,导致13家拥有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双重资质”的汽车公司迎来了“非同寻常”的一年。

根据汽车行业的相关产业政策,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新企业必须通过国家发改委和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审批,才有资格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在《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版本于去年1月10日生效之前,包括BAIC新能源和长江汽车在内的18家汽车公司已经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其中,BAIC新能源、长江汽车、未来汽车、江苏闵安等13家汽车公司进入工业和信息化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名单并获得销售资格。

根据金融协会的统计,过去一年,13家新能源汽车“双证”企业中至少有一半暴露在“瘦身”和“限产”的消息下。

大幸药品

长江汽车是首批获得“双重资格”的汽车公司之一,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款自己的乘用车正式上市。相应地,2019年后,有报道称长江汽车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达数月之久。

金融协会记者从天眼看到,仅2019年,长江汽车的主要运营商杭州长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就49次被列为执行人,涉及金额1.08亿元。截至今年1月20日,已被列入执行名单16次,涉及金额6331万元。

与长江汽车类似,分别于2016年11月和2019年3月获得电动汽车生产和销售资格的江苏闵安,也在去年底前面临“阶段性假期”。与此同时,据报道,闵安汽车公司也多次裁员。

“我们计划春节后在自主研发的爱达智星平台上向淮安市场推出首批200辆新能源汽车。“据民安表示,民安汽车将通过这些车型的产品验证,并在此基础上进入终端消费市场。

比长江汽车和闵安汽车更糟糕的是郅都汽车,它在2017年获得了“双资格”。这家新汽车制造商在2017年售出了4.2万辆电动汽车,去年10月濒临破产拍卖。2019年10月27日,司法拍卖平台显示,兰州郅都电动车公司100%的股份以1.38亿元的起拍价被拍卖,公司评估价仅为1.97亿元。不过,该平台目前显示,“由于各方的反对,此次拍卖已被推迟”。

"郅都受到了补贴政策的“伤害”. "一位前郅都汽车高官认为,新能源补贴政策下纯电动汽车技术门槛的提高和补贴额度的降低是郅都短期内繁荣和衰落的主要原因。

除了补贴政策调整的原因外,业界认为资金短缺是“双证”企业新能源汽车项目进展不顺利的最重要因素。“新车制造商的融资市场显然已经降温,尤其是对那些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二、三级企业。”一位投资汽车制造新动力的投资者告诉记者。

新能源汽车生产资格的放开,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资本的投资方向,使得新的合格汽车制造商更难筹集资金,从而进一步增加了他们的生存压力。

"在去年1月正式实施的新版本《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中,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由审批改为备案管理。与此同时,2018年底发布的合同制造模式将合同制造“合法化”。这些政策降低了以前资历的“含金量”。一些行业分析师表示。

不仅如此,根据金融协会的初步统计,仅在过去一年,爱知、博雅新能源、爱科尼克、雷丁、博骏等一些新车制造商已经通过收购或合资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格。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