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澈卸任,后奔驰时代康林松应该怎么走

德国时间5月22日,戴姆勒董事长兼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迪特泽奇(老爷爷白胡子)结束了他在戴姆勒集团42年的职业生涯。负责技术研发的康宋林担任集团总裁。

迪特蔡澈时代十年

迪特蔡澈于1976年加入梅赛德斯-奔驰。迪特蔡澈自成为戴姆勒公司董事会主席和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以来,已经为梅赛德斯-奔驰工作了40多年。在此期间,他担任集团管理职务已有13年。

2006年11月,迪特泽奇正式接任集团总裁一职,当时梅赛德斯-奔驰在全球销量下滑和与克莱斯勒关系紧张的危机中被任命。上任后,迪特蔡澈试图帮助克莱斯勒增加销量。由于国际环境造成的全球经济衰退,迪特蔡澈最终决定出售克莱斯勒的股票。

在与克莱斯勒解决股权问题后,迪特蔡澈将把注意力转移到如何解决梅赛德斯奔驰全球销量下滑的问题上。随着消费者对美学的新追求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家百年老店希望在新时代继续保持强大的竞争力。转型是必然趋势。奔驰将进行一些战略调整,并将使用新的设计语言和智能汽车机械系统。

我们将SUV的S级、E级和C级车型、GLS、GLE(前身M1)GLC(前身GLK)、CLA和G级车型升级为更年轻、更时尚的设计。在智能技术方面,我们将把原来的COMAND系统升级到目前的MBUX系统。用户可以用四种不同的方式操作:触摸屏、方向盘上的两个触摸板、主触摸板和语音控制。

为了确保梅赛德斯-奔驰在竞争对手面前拥有技术优势,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改变了原来作为发动机供应商的角色,变成了制造商团队的角色,参加了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由于国际汽车联合会在2013年后引入了新的汽车排放标准,大排量多缸民用汽车被迫使用小排量发动机混合动力技术来弥补动力不足。

dieter zetsche和梅赛德斯-奔驰车队的员工

这项政策也已推广到赛车领域。F1赛车已经由原来的V8 2.4L发动机的V6 1.6T+混合动力系统所取代。在接下来的14到18个赛季中,梅赛德斯-奔驰连续5年获得车队和车手冠军,比赛中收集的数据被用于帮助民用汽车动力单元的研发。随后,梅赛德斯-奔驰推出了用于各种车型的民用版本V6 3.0T、L6 3.0T和L4 2.0T发动机。

凭借新的外观设计和新动力装置的使用,梅赛德斯-奔驰2016年在全球售出了2083900辆汽车。十年后,梅赛德斯-奔驰回到了豪华车销售的最高位置。在重新获得销量第一的过程中,仅中国就在16年内售出了192,600辆奔驰汽车。

梅赛德斯-奔驰在中国有五种主要销售模式。其中,丙类2016年共售出42,500辆,戊类2016年共售出25,000辆,GLC 2016年共售出36,000辆。梅赛德斯-奔驰还针对中国市场推出了一项针对中国的战略,将它的丙类、戊类和S类引入中国独家市场的长轴版本,将于18年后在消费电子展(CES)上推出的甲等也将在中国市场推出自己的长轴车型。

关于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蔡澈曾经说过:“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我们仍然保持着领先的竞争优势,并不断赢得世界顶级豪华车品牌的销量。这尤其是由于我们在中国市场的两位数增长。对迪特蔡澈来说,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梅赛德斯的第二故乡,仅次于德国。

dieter zetsche和Kang宋林

Kang宋林面临艰难的挑战

在BBA传统燃油汽车竞争的时代,爷爷白胡子为梅赛德斯-奔驰奠定了良好的竞争基础。然而,从18日开始到现在,从全球汽车市场疲软的销量来看,全球汽车市场正处于电气化转型时期,蔡澈即将离任的梅赛德斯-奔驰应该迈出新的一步。这个新时代和新阶段的挑战交给了康宋林。

根据梅赛德斯-奔驰2019年的财务报告数据

在19年第一季度销售不佳的同时,梅赛德斯-奔驰希望继续保持其技术优势,仍然采用技术研发投资,并将f 1车队研发成本预算从2018年的2.2亿欧元增加到2.5亿欧元。考虑到民用电动汽车的发展,梅赛德斯-奔驰还将参加2020年的FE电动配方大赛,积累民用汽车电池组方面的数据和经验。蔡彻曾表示,为了应对汽车电气化和智能化的到来,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成本从17年的100亿欧元增加到140亿欧元。

面对研发成本不断上升的压力,迪特蔡澈的继任者康宋林推出了一项名为“移动”的成本削减计划,以更好地平衡电气化投入和快速扩张的成本,该计划预计将于今年夏天实施。此外,梅赛德斯全球最大的销售市场中国的销售额已经连续八个月下降。2019年1月至4月,累计销量为22.7万辆,同比下降2.2%。

梅赛德斯奔驰c级车

其次,今年2月25日,Xi“安”奔驰汽车溢油权保护事件。事件发生后,奔驰被质疑产品质量不符合标准,售后服务也没有相应的标准,这与虚假的高售价有关。如何改变奔驰对中国消费者的负面影响是康宋林的第一个挑战。

最近,BAIC寻求入股戴姆勒的消息也广为流传。对于戴姆勒来说,如何平衡BAIC、比亚迪和吉利在中国市场的利益将是康宋林面临的第二个挑战。

虽然迪特泽茨奇卸任董事长兼董事长,但他将出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并对戴姆勒集团和梅赛德斯-奔驰未来业务发展的战略规划给出关键意见,这意味着迪特泽茨奇对梅赛德斯-奔驰未来的影响还没有结束。

面对汽车电气化的变革,康林松面临的挑战不亚于迪特蔡澈。迪特蔡澈的退休可以被视为梅赛德斯-奔驰燃油汽车时代的谢幕。在传统汽车公司转型的关键时刻,这位新继任者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肯定都不容易。

来源: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