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大基金在A股买买买 这一次瞄准了能源重资产

原始标题:三年内筹集314亿英镑!另一只买入a股的大型基金这次买入的目标是重型能源资产!

来源:国家商报

随着国有工业资本与a股市场的深度对接,近期二级市场出现了大规模的工业基金扫货。

每一位记者都发现,中央企业扶贫基金(以下简称中央企业扶贫基金)成立三年来,共筹集资金314亿元。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它已经增加了超过12家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本或参与了固定增股。

值得注意的是,与之前与电子科技企业对接的大型基金相比,该基金非常喜欢能源和重资产行业的目标。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些重资产企业位于老区经济带,具有改造新旧动能、带动当地扶贫增收的双向使命,满足了产业资本输入、实体经济和帮助企业资本运营的需要。

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年底横扫a股

近几年来,在政策和资金的推动下,中央企业扶贫基金日益成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新投资。在一些上市公司股东的背后,中央企业扶贫资金被高度曝光。

记者发现,自2019年12月以来,中央扶贫基金已经在a股市场投资了至少12家企业。值得注意的是,与之前备受关注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相比,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也明显集中在家能源及相关的重资产企业。

中央企业扶贫基金近两个月对上市公司的投资(部分,2019年12月至今)

数据来源:据风数据统计

公共数据,云天化是以磷化工为核心的综合性化工企业,是磷肥、氮肥、聚甲醛的生产企业。公司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总资产占总资产的33%以上(2019年第三季度),是典型的重资产企业。

今天(1月16日),公司宣布投资者在中央企业(云南)贫困地区引入产业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使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云天化云峰化工有限公司增资2亿元。本次增资以云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权益评估值5.96亿元为基础,通过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增资后,中央企业扶贫基金持有云峰化工25.12%的股份,公司在云峰化工的持股比例变更为74.88%。

中央企业扶贫基金除了直接增加上市公司子公司的资本外,还将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固定增资和可转换债券融资。例如,伊利捷能(过去5个交易日上涨3.07%)宣布计划在12月中旬发行股票、可转换公司债券、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和筹集配套资金。具体投资者,如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和康佳投资公司,都参与了这一项目。为企业筹集的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 . 2亿元,标的资产为100%股权100%利润生态。

从中央企业扶贫资金投入的锁定期来看,一般在一年以上。此外,它将根据不同的持有期进行调整。例如,上述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在收购伊利生态股份时持有伊利生态股份超过12个月的,在股份上市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通过本所收购的伊利生态股份,但持有伊利生态股份不足12个月的,在36个月内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

一些分析师指出,那些增加资本或将股份转换成更大股份的人也有重组的预期。这时,大自然

从能源和重资产行业不难发现,中央企业的扶贫资金是有关联的。一些重资产企业位于老解放区的经济带。他们肩负着改造新旧动能、带动地方扶贫增收的双向使命,满足了工业资本向实体经济注入和帮助企业资本运营的需要。

值得注意的是,与当地其他产业投资资本相比,中央企业的扶贫资金积累了很多,也赚了一笔小钱。在过去的三年里,它不仅筹集了314亿元,而且还利用了超过1500亿元的其他社会资本。基金经理为国投创一实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中央企业分阶段扶贫资金(截至2019年9月)

数据来源: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2016年10月17日,根据《每日经济新闻》及其分工实施方案,国务院SASAC牵头,财政部、国务院扶贫办参与发起。 51家中央企业参加了首期出资,设立了中央企业扶贫基金,首期出资122.03亿元。

2018年4月,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完成了第二阶段的融资,其股东扩大到SASAC监管下的所有中央企业和财政部履行出资人职能的部分中央企业。中央企业扶贫基金的股东人数现已达到104人,两个阶段共筹集资金154亿元。

到目前为止,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已经完成了第一期和第二期所有募集资金的投资。去年9月,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启动第三阶段筹资,39家中央企业积极参与,共投入160.19亿元,资金总量达到314.05亿元。

在外国投资方面,该基金主要关注现代农业、资源开发、清洁能源和医疗卫生。例如,去年6月,新成立的畜禽农业企业“第一食品”获得5亿元融资,由智利投资和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共同投资。另一个例子是“竹溪仁福药业”于去年5月由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出资进行股权融资。去年5月,《珍珠港》还得到中央企业扶贫基金的资助。

除直接投资外,基金还通过投资子基金和启动扶贫基金联盟进行投资,如深圳市道格混合改革二号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工业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等方式对各地区中央企业的贫困地区进行投资。

根据中央企业扶贫基金的统计,截至2019年9月,该基金通过直接投资、在重点省份设立子基金和发起扶贫基金联盟,已经带动了超过1500亿元的社会资本。

中央企业扶贫基金主席沈凌公开表示:“中央企业扶贫基金投资的重点考虑是造血。我希望扶贫基金的投资能够真正带动贫困地区的工业发展。我还将与地方政府合作,在贫困地区设立子基金,复制产业基金的扶贫管理模式,扩大基金的杠杆作用,向贫困地区输送更多的社会资本。”

上述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央企业扶贫资金的投入可以进一步加快企业混合改革的进程,打破现有企业的所有制界限,帮助各种资本互补,相互促进,加快企业过剩产能的清理。